追蹤
Gigant auf der Strasse
關於部落格
引經據典、惡趣味跟說風涼話
  • 865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翻譯之難

  最近發覺自己定性比之前還差,讀書欠缺效率,真正能專心讀書的場合往往是些匪夷所思的地方,好比說在醫院等看診的時候──我幾個月前在萬芳的候診室裡看完半本Money Ball,上個星期又在萬芳的另一間候診室裡看了半本的《希特勒草莓》,如果有人能贊助一台電子辭典的話,也許我下次去複檢時可以一早去,然後看完半本的Raiders of the China Coast
 
  《希特勒草莓》(Eine Erdbeere Fuer Hitler) 以幾種不同的主題、故事或切入點各成一章,圍繞著當代人已經耳熟能詳的主題:納粹帝國的興亡史,以及納粹的極權統治、對"劣等民族"與政治犯的迫害等等,全書所要處理的也仍舊是那個從戰爭結束以來的大哉問:"為何大多數人們會毫不反抗地接受甚至配合納粹的暴行"。大量從庶民、個人生命史角度所切入的面相是很能引人入勝,好比說以某棟公寓裡的住戶各自的生活,來貫串整個從納粹興起到德國戰敗之間,人們在戰爭中的處境;對於之前不熟悉納粹時期德國歷史的讀者,也許頗能有所啟發。但是因為主題(至少對某些哈德族來說)略嫌老梗,小弟我的讀後感是,看完也就看完了,這些"人的故事"固然能引起某種感動、能很充實地讓人打發掉一個下午,不過這本書對於它想要處理的問題而言,或許只能說是一本科普書,激起興趣或令人觸類旁通,也就算是功德無量。
 
  街怪我是不打算去"深度探討"上述的大哉問,本來我就不喜歡扯什麼形而上的東西──如果你問我"為何大多數人們會毫不反抗地接受甚至配合納粹的暴行",我現在可以給出的解答是:"啊恁爸歸日呷頭路累得剩一支嘴哪有米國時間管政府在衝三洨",然後人人按步就班地導向諸神的黃昏。這篇也是,其實我只想抱怨一個頗形而下的技術問題:專有名詞的翻譯。
 
  有人認識1945年攻克柏林的蘇聯元帥蘇寇夫(Georgi Konstantinowitsch Schukow)嗎?(p.196)
 
  
戰爭末期德國16-60歲好手好腳的男人要被徵入一個名叫"全民反攻隊"的神秘組織?(我找不到中譯本有沒有標註原文,十有八九是Volkssturm)(p.191)
 
  1941年冬天希特勒任命自己為"軍隊的最高總司令"?(哦,他早就是"國防軍最高統帥"了,1941年冬這一個任命是"自兼陸軍總司令")(p.177)
 
  我無意拿一些小問題來譴責中譯者──術業有專攻,如看倌所見,街怪也只能挑出一些跟戰史相關的專有名詞,除了最後一個以外,前兩個也只能說是沒有從舊從眾,要說它是"錯譯"也未免太誇張;對於略通二次大戰史的人而言,聯想不到"朱可夫"三字或許難以想像,但是對其他大多數人來說,"他誰啊"應該還算是合理的反應,就跟街怪在進研究所以前也不曉得近代戰史研究的老祖Hans Delbrueck是何許人一樣,術業沒攻到那裡。
 
  不過...這都已經是滿天在飛衛星滿地在爬電纜了,譯者既然想要為讀者盡可能地註釋書中的特定人事地物(也確實作得很認真),那麼以目前網路環境的便利,使用搜尋引擎或網路論壇來尋找某些名詞是否已有約定俗成的譯法,難度似乎已經較從前─那個同一名詞在不同書中由同一譯者來譯都會譯成不同的中文的年代─降低了許多,碰到自己所不熟的專業,覓得高明以就教的難度也一樣是降低了。此外,當譯者是從非英語的原本譯成中文時,人地名音譯與慣用中譯(通常從英文譯出)的問題也是司空見慣,但以現今的技術條件,這也並非百分之百一定要發生的。
 
  算是一點讀後的小牢騷,同時也呼應我曾經發過的另一番碎碎念:翻譯乍看沒有原創性,但也絕非簡單的工作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