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Gigant auf der Strasse
關於部落格
引經據典、惡趣味跟說風涼話
  • 8736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東非海盜的新聞:現況報導

避開亞丁灣、蘇伊士運河 船運遠行好望角
 
【聯合晚報╱編譯彭淮棟/綜合報導】 2008.11.19 03:00 pm  

 
  沙烏地阿拉伯超級油輪「天狼星」在東非外海被海盜劫持,驚動世界,其實這是老問題了,愈來愈多規模較大的海上貨運公司早已悄悄設法不走亞丁灣這一帶盜匪猖獗的海域,連蘇伊士運河也不走,寧願繞過整個非洲大陸,多花時間金錢走好望角。

  在承平時期這樣繞遠路,很不尋常,但業者說,幾百年來海運事故何可勝數,但海盜肆虐的程度現在已到空前的地步,於是許多船運業者考慮改走好望角。

  今年8月以來,美國海軍第五艦隊和英國法國及西班牙合組的「聯合海上武力」 (CMF)加強在東非外海巡邏,提供一條「國際交通走廊」,建議船隻使用。走廊開闢以來,海盜攻擊事件減少20。

  但海運公司常有他們自己的考慮而不使用這條走廊,而且海盜作案範圍包括亞丁灣和肯亞、索馬利亞外面的印度洋,甚至往南延伸,肆虐面積相當於四個美國德州。第五艦隊發言人表示,「我們有三十幾艘戰艦,還是沒法時時照顧每個角落」。

  其他海運業者乾脆對東非海域敬而遠之。至少已有三家知名業者,包括全球最大拖船公司Svitzer、挪威化學輪船集團Odfjell,以及一家大型液化石油瓦斯業者,公開聲明不走蘇伊士運河。多家負責乾貨的貨櫃船公司也考慮採取類似做法。

  運送原油的大型油輪公司目前還是依賴蘇伊士運河。波斯灣三大石油出口國沙烏地阿拉伯、伊朗、科威特18日表示,他們的國營船隊尚無計畫為了索馬利亞海盜之故而改變航線。

  Odfjell本周一表示,該公司的新航路將完全繞過非洲,這樣做將會增加成本,貨物運抵目的地交貨的時間也會晚三周,但權衡利弊,希望客戶支持。

  全球政治風險研究業者「歐亞集團」一位中東和非洲專家表示,Odfjell的決定「是海運業一個大信號」。

  「天狼星」被劫後,保險經紀業者是否已在醞釀提高保險費率,尚未明朗,但東非航線保費上升似屬必然趨勢。業者說,今夏以來,亞丁灣路線的船舶保險費上升約10%,連帶推高蘇伊士運河的通行費,海運業者算盤撥一撥,好望角更增吸引力。

索國海盜超專業 住豪宅還娶少女為妾
 
【聯合報╱編譯陳世欽/報導】 2008.11.19 02:21 am 

 
 
  一有索馬利亞海盜在索國外海挾持商船的事件發生,不尋常的後續發展就會出現:索國北部的海盜大本營艾爾港出現騷動;有些人會換上整齊的衣著,開車帶著筆電抵達。他們可能是海盜的會計或談判代表。

30萬美元 最便宜收贖

  海盜多在20歲到35歲之間,出身半自治的索國邦特蘭地區,過去的身分包括漁民、民兵與技術專家,現在全都變成有錢人,開名車住豪宅,還娶少女為妾。近日他們頻頻作案,讓過去一年間穿越亞丁灣的商船保費暴增10倍,船公司付贖取回商船與船員的代價在30萬到150萬美元之間。

  當地民眾指出,部分出身漁民的海盜因為無法與拖網漁船對抗而被迫從事打劫,不認為自己是海盜。他說:「非法捕魚是海盜猖獗的根本原因。他們甚至自命為海岸防衛隊。」

  真正參與劫持行動的海盜只是少數人,整個不法勾當則涉及更多人。一名最近去過艾爾的男子表示:「負責打劫的通常是7到10人。他們配備快艇與重型武器,用鷹爪勾和拋索爬上商船後再接運同夥上船,約50人會留在船上,另外約有50人在岸上待命接應。」

餵食人質 為工作之一

  涉及這個行當者形形色色,其中一部分負責餵食人質。打劫商船已成為邦特蘭經濟的支柱,艾爾則有如專為海盜與人質量身打造的小鎮。艾爾鎮甚至已經出現一些特別的餐館,專門為人質供應各式餐點。海盜只要錢不要人命,自然悉心照顧人質。

海上打劫 成一種時尚

  艾爾是海盜的巢穴,當局迄未直搗黃龍,部分人士據此認為,邦特蘭與其他地區的官員可能與生活闊綽的海盜勾結。當地人指出:「在許多方面,海上打劫可見容於當地人。它甚至已經成為一種時尚。」

頻買武器 援糧船也劫

  索國形同無政府狀態已近20年,這是海盜迅速坐大的原因之一。觀察家指出,海盜去年取得的贖金大約3,000萬美元,高於邦特蘭當局的2,000萬美元全年預算,而由於贖金不斷提高,海盜得以添購更精密的武器與快艇。若有關當局未以實際行動因應,已經肆無忌憚的海盜勢必繼續打劫行經亞丁灣的各國商船,就連為索國饑民運送援糧的船隻也不放過。

  國際海事局的一名官員表示,全球約30%的石油取道亞丁灣運送,即使海盜無法劫持大型油輪,也會加以攻擊。他表示:「海盜闖下大禍事在早晚。如果他們在油輪的船身打出一個大洞,很可能造成石油外洩,屆時將引發海洋生態災難。」只要索國內戰持續不輟,海盜作案的現象就不可能消失。

觀天下》索國海盜為何囂張? 保鑣貴、保費高
 
【聯合報╱國際中心/蔡繼光】 2008.11.19 02:21 am 
 
 
  一般人畢生難得遇上海盜,所以,提到海盜,腦海裡浮現的,大概都是電影或文學作品塑造的形象:滿襟油汙,一身酒臭,踩著一隻木製義腿,滿嘴粗口,脾氣暴烈,鬍鬚上的火藥渣還冒著煙的老水手。

  遇劫花錢消災的船東,或僥倖脫險的水手,會告訴你,現在的海盜其實和生意人沒兩樣,只是他們做的是一本萬利的勾當,只要錢財能到手,不見得要殺生。

  船東也是生意人,遇上海盜劫船,只要肯講價碼,條件都好談;最怕的就是買賣變成一場槍戰,那可會驚醒保險公司,把海運保費調成天價。

  船隻出海前,當然可以預為防範:如裝設必要的照明、配備雷達及熱感監控系統的24小時警衛、消防水喉、防止攀登的障礙設施、音爆武器等。

  但是一般人最先想到的武裝警衛,卻是船東非到不得已,最不願配置的手段。一來,武裝警衛必須身手不凡,索價自然不菲;其次,註冊國不准船隻配備武裝警衛;其三,許多港口不准船隻攜帶武器,進港前若有武器,必須投入海裡。

  最後,如果公海上的每艘貨船都必須雇用武裝保鑣,而且基於成本考量,雇用的是一支未受嚴格訓練的雜牌軍,那公海上豈不更是處處危機?其後果,思之令人悚然。

  要一勞永逸解決索馬利亞海盜問題,唯有徹底解決內陸衝突。但是,如果聯合國出面都解決不了索國的內亂,船東最好還是乾脆避開這條航道。

  只是,馬不吃險草不肥,生意人利字當頭,自然另有盤算。據統計,每600艘貨船,只有一艘會遇劫付出可觀贖金,這個機率,值得一搏。

  出事率高,保費自然水漲船高。船東要抑止保費飆漲,只能聯手向相關政府施壓,改善公海航道的安全。 海軍也必須遵守各國法律規定的交戰守則。上周,英國皇家海軍逮到一批海盜,算是走運,因為海盜沉不住氣先開火,給海軍予以痛擊的藉口。不過,海盜也不會笨到再犯同樣的錯誤。別忘了,他們也是生意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