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Gigant auf der Strasse
關於部落格
引經據典、惡趣味跟說風涼話
  • 865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總統府〈從總督府到總統府〉特展

  上週四中國近代史學會舉辦了個參訪總統府《從總督府到總統府》特展的活動。收到活動通知書時,想說自己從來只有從總統府周邊騎車經過,還從來沒有進去過,此外還可順便去逛逛軍史館的特展,乃報名響應,星期四一早殺奔博愛特區去也。(真的是殺奔──我出門時門鑰匙和車鑰匙居然一起忘了帶,只好先借了樓下早餐店的腳踏車衝到房東家拿門鑰匙回來開門,機車發動時距離表定集合地點只剩15分鐘不到,平常我要去那一帶的預定車程是至少30分鐘....)
 
  因為報名參加的都算同道中人,所以場外集合時也看到不少熟面孔,包括活動負責人之一的宜媜學姐、來台找資料的若松大祐老師、還有高純淑老師等幾位,另外還有幾位不是很熟的同行者也認出我來:「你不是那個來國史館看資料的嗎?」上班時間團體參訪總統府的規定比較嚴格,入場時要通過安檢門,隨身包包等物要寄放外面,不能拍照,還要驗身份證。上開安檢工作完成後,由夏進興先生(IIRC,看他身上名牌如是寫)帶團兼導覽,一行人穿過若干掛著T-91的憲兵進府去也。
 
  因為除了錢包之外什麼都沒帶進場,一個小時的遊程也只能重點式的走馬觀花,因此只能將參訪心得條列如下:
 
○進入三號門後會看到一個告示牌說明總統府若干照明的電源來自太陽能發電,不過導覽說:設立後幾年來省下的電費尚不敷設備成本,目前來說太陽能發電還不夠經濟,云云。
 
○總統府俯視圖有如一個「日」字,中間的空白處,以前是南院北院(苑?),目前則廣種花木,改稱為南、北花園。同行的老資格說:以前蔣經國因為行動不便,車子都直接開進南院的。
 
○走廊上有許多幅看板,以「台灣的故事」為題。導覽藉題講了兩個典故:清末台灣開埠時設淡水、安平兩港,之後又以雞籠(今基隆)、打狗(今高雄)為副港,好貨、主力外銷大宗走前兩港出口,其餘雜貨走後兩個副港出口,因此台語至今以「正港」來形容正牌的、優質的;而因清代台灣陸路交通不便,南北往來多走海路,久之便大略以台中為界,以北稱「頂港」,以南稱「下港」。嗯,小弟對台語典故還真是不熟,姑妄誌之。
 
○整個《從總督府到總統府》的展區大略分為數間,包括總督/總統府建築本身的演進、歷任日本總督們(導覽特別介紹乃木希典和兒玉源太郎兩人,後者當然是沾了後藤新平的光,前者則再怎麼講還是二百三高地-兩個兒子都在他麾下陣亡-明治天皇駕崩後乃木夫婦自殺相殉,blabla),而在日本歷任總督玉照與總統府歷任總統之間的中介處則是兩面大看板,一是開羅會議的照片加上開羅宣言、波茨坦宣言等等,一是舊金山和約、中日和約的專介。這兩面看板真的只能說,不意外。多年前馬英九還在當國民黨黨主席時,小弟某次去國民黨黨部騙研討會便當時親聆該員演說「駁台灣主權未定論」,確切內容當然已經忘了,但其中已經提到「依據某某原則或慣例,中日和約在台北簽訂,等於默示中華民國在台灣的主權行使」;馬英九勝選後咱們圈子裡有一陣子的話題是預測下一任國史館館長,本來敝校的老資格們看好的是呂芳上老師等中國近代史的權威,不料名單公布,林滿紅。不過吾友某君在消息發布後,一解釋就讓人茅塞頓開:一來林老師和馬英九是哈佛前後校友,二來林滿紅老師對於台灣主權歸屬的詮釋──以中日和約為中心,認為中日和約確定了中華民國在台主權地位(可參見林滿紅,《獵巫、叫魂與認同危機:臺灣定位新論》),顯然得到了馬英九的認同,再加上林老師,至少在我們這些跟她只有點頭之交的後生小輩(也許還要加上一些圈子裡的老資格)看來,頗有「本土味」,故以之為國史館新掌門(國史館是總統府下屬單位),頗符合馬英九的用人套路(這不,今上最親信的人馬包括了前清貝勒、上汪笨湖節目罵老國民黨起家的現任新聞局長,前陣子還藉故砍了郭冠英。可知今上跟那些站景福門搖國旗的根正苗藍同志們,「氣口冇相共」)
 
  當然這幾個星期也有不少人在探討或駁斥林滿紅老師這套觀點。我個人當然是不熟國際法,單就史學的角度來說,史學從業者的基本職責是搞清楚過去發生了什麼事、並解釋為何如此發生,如果可能的話,再解釋這些事為何及如何造成了當今我們這個世界的處境,也就是黃仁宇經常引用的「史家的職責在於把今人的地位解釋得合情合理」。亦即,史學者要先搞清楚的是「舊金山和約-中日和約為何及如何簽成後來我們看到的那個話都講不明的鳥蛋樣子」,繼之再試圖解釋為何現今台灣地位會是我們所身處的這種機歪德性。就這一點說,解釋「中華民國在台地位的正當性」雖然不會比「認為台灣主權未定」簡單,但總是比較實用──畢竟,講難聽一點,台灣主權未定論、認為中華民國政府是得道不正的偽政權之類說法固然言之也成理,但是信從這一套的朋友們有多少會因此把他們手上那些中華民國偽政權的偽鈔當衛生紙扔掉,或者因此而無法拿新台幣去買東西、買貴金屬、換外幣的
 
○總督的故事專題之後,進入總統的故事,概分為直選前後的總統來介紹。導覽特別提及的是嚴家淦總統,雖然他當總統的時間很短,經常性被人給無視掉,但如果論及對台灣的貢獻,那嚴家淦一生(不止在總統任內)的貢獻只怕也是名列前矛。而且,「嚴家淦任內還有另外一個貢獻──他的任內忠實地照著憲法體制運行。」本組聽眾大抵都是巷子內的,此話一出大家都露出一陣「你這樣講我就懂了」的科科聲,所謂照著憲法體制(行政院長為最高行政首長)運行的道理很簡單,因為嚴總統時代真正的實權者並不在總統府,而是在當行政院長囉~~
 
○走廊上另有一些有趣的展品,好比說總統辦公室的陳設,以及蔣介石乘坐著遊山玩水的大轎。說到這大轎就有目屎揮未離的慘劇可講了,導覽說他有一回帶一團現役大學生,在介紹完這乘轎子的來歷之後,一位現役大學生發問曰:
 
        那請問先總統蔣公現在還在用這個轎子嗎?
 
  ....來我跟你講,先總統蔣公不但到今天還在用這個轎子,而且1980年的林宅血案也是他指使的,連他手下的名臣孫運璿到現在都還在非法佔用公家的護士哦!....
 
  所以後來我看到顧爾德那篇〈台灣史,始於民進黨執政〉的感想是:他下這標題未免想太多了,民進黨執政固然造成了一些文中所述的負面影響,但有些古已有之的情形,好比說歷史感的欠缺、社運團體之缺乏說服力,乃至一般社會觀感的保守從舊(後面這兩句都可以用同一件事來舉例:想想看「廢除死刑」在台灣推動的情況吧),都推給民進黨當國八年的作為,只徒然顯得有人是找現成靶子卸責或黑特出口氣出完收工罷了。(雖然前一段那兩個搞笑範例也都是民進黨人搞出來的,但是歷史感闕如的問題不是只發生在所謂泛綠身上。小弟眼見耳聞的「不是泛綠」的人士搞的笑可多了,以後有機會自當報給各位看倌科科一番)
 
○沿著走廊會經過總統府郵局,導覽特別考我們:這間郵局有個特色,在於它的櫃臺沒有欄窗,因為沒有人會來總統府郵局搶劫,內內外外到處都是憲兵呢!(不過後來一想,敝處那間一銀分行的櫃台也沒有欄窗阿,那郵局普遍裝設欄窗的考量是什麼?郵局會比銀行更脆弱嗎?)

○活動的尾聲是在販賣部拚經濟外加為總統府員工謀福利。好幾位同行者都在重重疑慮之中買了本次展覽的光碟(見卷首照片),所謂疑慮,在於這既然是國史館作的,以後說不定有機會到國史館無料取得。不過看在一片只有40塊的份上,購者仍多,小弟也贊助了一片。
 
  走出販賣部,在出口處給自己的展覽簡介(見卷首)蓋紀念戳時,只見一群來校外教學的小朋友蜂擁而上。等他們蓋完章散去之後,若松老師問道:「台灣的小學生都沒有教導排隊的嗎?」
我:  
 
  活動到此也就告一段落,接下來就是小弟同日參訪的另一場特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