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Gigant auf der Strasse
關於部落格
引經據典、惡趣味跟說風涼話
  • 865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戰車模型超級技術指南》心得#3:傳承與發揚

  所謂的「中道」,人人會說,但是要以何種方法實踐,以及如何知行合一,那就是大學問。
 
  儘管在書中明確表示,當時在戰車模型世界裡,採用這種寫實塗裝技法可說是開創先河....(p.5)、我的塗裝風格之所以受到注目,就是因為我把重點放在「實車的存在感」,把表現的重點放在「實物的觀點」、而非模型的觀點...(p.15),並宣稱在他之前,主流的模型塗裝技法著重「抽象化的展示效果」而非表達實物的原貌(p.5),模型玩家常會計較比例縮尺的考據....但是讓我有些不解的是,這樣的堅持,竟然沒有用在模型的塗裝上色上面。(p.15)甚至,在他1994年製作虎王戰車模型時,還真的採用了一部份「完全擬真」的製作精神──1945年的德軍戰車通常是先噴綠底再噴其他迷彩;他明知先噴綠色底難免會影響沙黃與棕色發色,但還是照著實車作法來噴(pp.14-15。下面那輛虎王是小弟拙作,在沒有考慮發色問題而直接照說明書指定色噴塗的話,先噴綠色再噴黃、棕兩色就是這種奇怪的色調對比)。但是縱觀《指南》全書,高石誠其實很明白地告訴讀者:我的技法並非澈底的「擬真」,而且我知道「真正的擬真」與「模型所需要達到的所謂擬真效果」其實有所不同
 

  根據高石誠自述,他在1998年幫土居雅博塗裝三號戰車時,「才和過去(的舊式塗裝技法)訣別」(pp.26-27),所謂訣別,最顯著的就是他自此捨棄了乾掃技法;至於像暗底法這類常用於營造立體感的老技術,恕我眼拙,未曾見高石誠使用過。亦即,高石誠並不強調這些其實在實物上並不常見的表現效果,而是在泥沙、油漬、流鏽、剝漆等實物上較常出現也更明顯的效果上作文章(請參考這輛布萊德雷,相較於泥沙、CID板磨損等現象,乾掃所要表現的「稜角反光」,只有最上面幾處邊緣隱約可見)。但是高石誠自己又怎麼詮釋這些效果呢?
 
 ○實車其實髒到快要整個都變土黃色了,但我們作模型不能這樣作,因為不符合人腦中的印象(按:而且很難看!)──所以我們所作的泥沙舊化其實是「符合觀眾印象」的泥沙。(p.54)
 
 ●覺得車外工具塗起來很棘手嗎?高石誠的密傳心法報哩哉:「不要把車外工具裝上去,就不必塗色啦!」(p.58)
 
 ○實際上戰車的掉漆並沒有想像中嚴重,但為了迎合觀眾的印象,只好積極的製造掉漆的痕跡。(p.63)
 
 ●真的揚棄乾掃了嗎?話別說得太早,前人用乾掃來突顯稜角輪廓,高石誠則建議用「符合觀眾印象」的掉漆來達成同樣的目的。(p.65)
 
 ○鏽跡可以給觀者帶來像真的感受,並賦予模型「存在感」,有如古董一般夾帶著歷史與時間的流變。(p.66)
 
  發現了沒?哇靠,「練」了半天,揚棄了用乾掃或暗底來突顯立體明暗的故智,但其實高石誠的技法所追求的,仍只是「人們印象中的真實」,而非真正戰車的樣貌嘛!
  
  到這裡,我們就曉得所謂的高石誠震撼是怎麼一回事:某個程度上,他還是謹守著「將模型視為工藝品」、「模型要讓人看了開心(所以要迎合觀眾既成印象)」的原則,只是以更細緻且較傳統技法符合實物的舊化手法來達成。因為仍舊秉持「模型要讓人看了覺得爽」的大方向,所以受歡迎;因為在原有典範上朝著擬真的目標更進一步,故而讓人驚歎。
 
  當然,必須要說明的是:同樣的工作不是只有高石在進行,請容小弟引述吾友bastet學長對於《指南》的讀後感──1990年代中期歐美模型界也有很多人在作類似的嘗試,簡直是一種趨同演化嘛....就在高石一鳴驚人不久之後的世紀之交,歐洲這塊模型技術的發源地似乎又有重奪主流發言權的跡象,最知名的莫如Miguel Jimenez的「MIG流」──表現手法更為誇張、色調與媒材更為豐富、同樣不強調威靈頓以來奠定的光影對比效果,卻又比高石誠更加貼近實物的舊化模式。一般印象中,燒過的東西會被燻黑;但是MIG流的作品告訴我們,橡膠燒光之後的灰是白的!金屬受熱焚燒後有時也是白的!甚至,包括MIG在內,我們都曾經以為炮口應該會被煙硝燻黑(或因炮彈及風暴的衝擊而掉漆、裸露出灰黑金屬原貌),因此習慣上會在炮管口噴一層黑色或刷上灰黑色粉;但在近兩年,這種「合乎一般印象」的作法,又被推翻了,實物照片上的炮管口,即使是在經歷射擊甚至實戰之後,往往還是跟炮管同樣顏色,哪來的變黑......
  
  典範一點一滴地修改,新的技法與媒材漸次引進,一浪推一浪。於是現在戰甲車模型的世界會如此繽紛。
 
  這麼多新技法層出不窮之際也會引來另一個問題,而解決這種問題的要訣,就是《指南》中另一個足資銘記在心、醍醐灌頂的概念:先決定目標(想要作成什麼樣子),再依目標與個人條件使用技法與媒材去配合。在《指南》第七章討論戰損的製作方法時,高石誠說到自己初中時作模型,想要作一些被撞壞破損的擋泥板、置物箱,那時他還不曉得怎麼作金屬加工,於是他採用的是小朋友們最常接觸的素材:紙。現在回想起來,像這樣先在心中想著我要達成什麼效果、再去找合適的材料的方針,正是改造的原點。(p.73)看倌們或許也都有類似的經驗:有時會先想說「我要用什麼技法」,而非「我要讓我的模型看起來像什麼」,最後變成技術先行,七手八腳操作了一堆技法之後,作出來的卻不是自己想要的樣子。「先擬定目標,再依目標和狀況決定手段」,不只是在作模型時該這樣,作人辦事時何嘗不是呢。
 
  所以,儘管現在我們有比高石誠更進一步(不能說是更好──我說過,在製作單品時,高石誠略較收斂的作法不見得比MIG流差)的技術、理念與素材,但歸根究柢,「先決定你要的是什麼」永遠是第一優先,這之後才是技法的取捨或媒材的搭配等技術問題。文章打得有夠長,感謝看倌們居然能一路看到這裡,為文章收尾一向是小弟的弱項,因此咱這回就以高石誠在p.78回想完初中往事後的一段自省來作結吧,願看倌們也能共勉之:
 
  現在的模型世界裡,充斥著炫目的改裝套件,我也常為媒材的多樣化所迷惑,忘記了為何要用這些改套、還有我追求的究竟是什麼效果的初衷。走筆至此,不禁深深反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