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Gigant auf der Strasse
關於部落格
引經據典、惡趣味跟說風涼話
  • 8736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對《裝甲雄師第八部》的回應與商榷

 

  作者在書最後談到德俄機動作戰思想的差別(p.178):p.181提到俄軍到了43年庫斯科之後,還是無法掌握作戰層級的機動作戰理論,而只有作戰層級的突破才能殲滅敵人軍團級以上的兵力,戰術性突破頂多殲滅敵人一軍一師云云。(所謂的殲滅軍級單位,很可能還是要等到1944年的切爾卡瑟口袋,紅軍才能宣稱殲滅一個軍級單位)
 
  筆者以為這是誤解了紅軍機動作戰思想的起源,而以德國觀點去硬套俄國人在執行他們家作戰理念上的相關問題。
 
  俄軍的機動作戰思想,雖然有部份觀念來自於德國人在39.40兩年所表演的閃電戰觀念,但是其核心概念早在30年代初期就已經成形,在圖哈切夫斯基元帥為首的部份高級軍官主張下,他們提出了縱深作戰的概念(Deep Operation),作為俄國版機動作戰的理論基礎
 
  套句縱深作戰的提出人之一的葉格羅夫元帥(A.I. Egorov)的說法
"The principal and basic task of military art is to prevent the formation of a firm front (by the defending enemy.)

  這句話完美解釋了整個43年下半年的戰況發展:
  從魯勉彩夫攻勢發動以來,南面的德軍從來沒有組織過堅強防線過,而俄軍每次突擊都重創了德軍部隊,下半年有大批德軍步兵師只剩下團級規模,而改編成師群,甚至也有好幾個軍只剩下師級規模;而多個精銳機動師(GD/各裝甲師/黨軍SS2.3.5三個師)也都在連續作戰中損失過半,曼斯坦所希望的防守豹陣地,也就是防守聶伯河一線,一個月就被俄軍全面擊碎,南方集團軍崩潰。客觀來說,此時德俄戰爭的勝負已經定了。
 
(九月底後雙方以聶伯河一線對峙,俄軍修整後,烏克蘭第一方面軍攻勢於10/16發動,烏克蘭第二方面軍是10/15發動,烏克蘭第三方面軍右翼是10/23,主力早在10月初就開始猛攻扎波羅熱,烏克蘭第四方面軍10/9攻勢開始,到11/5兵勢抵達聶伯河一線。)
 
  事實上,不是沒有人在庫斯科之後主張包抄整個PZ4A與8A主力--南北兩翼各從沃爾昌斯克與蘇梅出發,在波爾塔瓦處收攏包圍圈(主張的人有沃羅涅日方面軍司令瓦圖金等人),但是朱可夫在考量之後還是選擇了廣正面推進,主力撕裂德軍防線的意圖。
 
  從後見之明來看,選擇史實上路線未必比選擇作戰層級機動作戰路線,意圖包圍PZ4A與8A主力來的差;首先由於庫斯科剛剛結束,紅軍主力集中在戰線中央地區,要實行包圍作戰可能得需要額外的4~5天準備時間。再者,選擇後者,在分割殲滅包圍圈內德軍時,德軍即有時間在聶伯河一線加強防線工事等等。
 
  而就實際程面來看,紅軍在攻勢前三天就擊垮了了霍特僅存的裝甲部隊主力,PZ19D幾乎被全殲,剩下三個師(PZ6.7.11D)的狀況也好不到那去,[失去的勝利]中,曼帥自己坦承:"大量待修戰車丟在修理廠",而其他的步兵師也都被打成空架子;因此在曼帥集中兵力(包括從北面趕來的大德意志師、PZGR10D,從南面回師的PZ3D,SS2.3.5三個師)反擊時,這些原先在俄軍兩個方面軍當面的德軍部隊根本出不了力,最終反擊也終歸失敗。
 
  而如果俄軍走德國路線呢?首先原PZ4A.8A的部隊即可以貝爾格羅德與卡爾可夫兩地做為堅強據點防守,俄軍要吃掉這些部隊的時間就會大幅增加--史實上科涅夫對於包圍德軍於卡爾可夫一點興趣都沒有,除了想要保全城市外,德軍在卡爾可夫外圍有大量工事,而科涅夫也缺少機動兵力作為包抄之用。而史實上被擄獲的大量戰車也有可能靠著戰車修復廠而大量恢復其作戰能力,當從兩翼包抄的部隊與外圍解圍部隊激戰時--此時奧廖爾會戰已經結束,中路俄軍暫時被擋在斯莫陵斯克外圍,想要進行如此大範圍的包圍戰,一定會遭到中央與南方兩集團軍全力反擊;包圍圈北面的俄軍部隊所承受的壓力可能還會再增加,同時俄軍還要面對包圍圈內部的突圍反擊。俄軍真的能吃的下這麼大一塊餃子嗎?可能還是個值得深究的大問題。
 
  而當俄軍剷平貝爾格羅德-卡爾可夫突出部後,朱可夫也希望能從卡爾可夫出發,順聶伯河而下,包圍整個頓內次德軍部隊--但是也被總參謀部提出的意見否決;實際上來看,總參謀部所提出的想法的確較保險,而且效果也不見得差到那去--6A就算撤退縮短戰線後,也守不住梅利托波爾--17A就此成為一隻孤軍,被俄軍消滅只是時間問題,而PZ1A的部隊也是極為脆弱,曼斯坦為了確保他的聶伯河防線,幾個機動師不斷調動,大德意志師被調到PZ1A方向,而當PZ40C指揮著大量精銳部隊向科涅夫的第二烏克蘭方面軍發動反攻時,朱可夫真正的主攻方向大軍不斷被調走,加上烏克蘭第一方面軍在基輔以南不成功的攻勢吸走曼帥目光;當曼斯坦打算打擊烏克蘭第四方面軍時,替17A解圍時,朱可夫的真正主攻發動,烏克蘭第一方面軍主力在大量火炮與新銳戰車軍團的配合下直取基輔,11/7基輔上空重新飄揚著紅旗,這使得德國在軍事上與政治上同時遭到嚴重打擊,而稍後曼斯坦的反擊也無法取回基輔,,為了拿下兩個離基輔依然遙遠的交通要點,反到賠上他自己的不少精銳--烏克蘭第一方面軍損失約10萬,但是參與反擊的德軍師,包括剛從義大利調回來的LSSAH師無一不被重創,12月底等到紅軍再度反攻時,PZ4A戰線再度被撕裂。
 
  客觀來看,南翼紅軍從8/3發起的大反攻,到11/7,紅軍四個方面軍主力已經全部渡過聶伯河,而曼斯坦的部隊在多次反擊後已經是殘花敗柳,從10到12月的多次反擊只是戰術層級上表現良好,戰略層級上根本沒傷到俄軍主力,而俄軍在12月底發動的攻勢再度把德國人趕的到處跑。
 
  相較於德軍在41年基輔包圍圈合圍了俄軍西南方面軍主力,但是稍後克萊斯特在羅斯托夫,卻被鐵木辛科元帥所指揮的(重建)西南方面軍給擊退,要以這點來證明德國人的作戰層級的機動作戰理論比俄國人的縱深作戰理論為優,事實上是證據力不足的。
 
  如果德軍迷以從巴巴羅沙到基輔包圍圈的巨大戰果,做為普德軍事思想的卓越性的證據。那麼,從庫斯科到基輔等等一系列實例來看,紅軍的作戰思維與實際操作成果,並不比41年的德軍遜色到那去。而43年結束時,就算沒有第二戰場的開闢,俄軍徹底擊敗德軍也已經是板上敲釘的事情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