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Gigant auf der Strasse
關於部落格
引經據典、惡趣味跟說風涼話
  • 8736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書介:《戰車模型超級技術指南III》


  比起第一集的「老文新刊」、第二集的「龜毛連發」,高石誠的第三部技術指南,無論在技法、觀念,以及「龜毛根性」,都有更上一層的發揮──也就是說,比起前兩集來,更加值得給予「非買不可」的絕讚評價。
 
  先論技法。第三集利用四件新作來引介高石誠新近採用的舊化模式──姑且稱之為「真實掉漆」。這種手法其實在第二集的一號戰車作例中就已示範過,當時他先在模型上噴一層GSI Laquer的德軍灰,再噴上「用水稀釋」、附著力弱化的田宮水性漆,接著以硬筆刷等工具將上面這層弱化的漆給剝離下來。第三集使用的原理大同小異,不同在於表面那層「較弱的漆」不再使用「用水稀釋的田宮水性漆」,而改採「用消毒酒精稀釋的水性膠彩(Gouache)」。繼而利用棉花棒、牙籤、筆刷等工具,直接刮擦或先滲入溶劑加以弱化(他用的是琺瑯漆溶劑),就能將漆層給剝離或磨薄,營造出實物上面漆面日久磨損的樣貌。

 
  另外本書還專開一章,利用消光黑的車體充當習作本,來說明粉彩的運用,包括上下車體、底盤、懸吊、履帶,乃至排氣管的鏽蝕(同樣用到剝漆的技巧)與各種油漬。雖說大部分的課目都曾在第一集中出現過,但第三集的內容又更加系統化,而且講得更加詳細。

 
  觀念方面仍舊秉持著「將實物的印象表達出來」的大原則──在先前的文章已經多次強調,高石誠所著重的並非「完全擬真」,而是「符合觀眾心中對所謂實物的印象」,就如他在製作M4A1時的看法──實車通常髒得亂七八糟,但通常製作模型時不會從這方面作表現,而是強調車體色調的變化(p. 90)。不過在這個大原則之下,高石也不忘吸取近年相關考證研究的成果,如「大戰末期在缺乏原料及時間之下出現的紅色迷彩戰車(直接以紅丹底漆充當迷彩色)」,以及「缺乏油漆的情況下所採取的應急塗裝法」等。一些比較細謹的概念則散見於全書,例如他認為「濾鏡法(filter,將多種油畫顏料隨機點塗在模型表面,再用筆刷沾著溶劑刷開混色以表現色澤變化)」() 對於戰車模型來說,有時會造成「有機的」表面色澤,但戰車卻是一種無機的物體,在製作戰車模型時要謹記這一點,云云。(注意一點:高石誠在p.90宣稱這輛 M4A1是他第一次挑戰美軍OD色單色塗裝....印象中他的確沒發表過盟軍軍品的模型,難道真的這麼鍾情於樞軸軍題材嗎?)
 
  P.38提到,他為了決定新動工的獵豹要採用哪種迷彩,乾脆另外組了一盒獵豹來當「草稿紙」,在上頭反覆試驗哪種迷彩款式最符合自己的要求。這倒是為一些家裡山積如堆的朋友提供了新的方向,因為在現今的模型環境,舊題材被翻新、推出更好的套件,比比皆是;此時與其硬食舊套件,不如拿來充當新套件製作前的草稿紙,似乎是一種更有效率的辦法?

 
  至於「根性」呢....我們已經知道高石誠的作品是作給小花鏡頭看的,那麼用顯微鏡來塗人臉或自製「1/35領章上的骷髏頭」(p.49)之類的工夫,對他而言大概只是正常能量釋放而已的啦。編者在p.26就宣稱,本書所刊載的最新一件完工的作品(1/35 獵豹),但凡看過的人都會直稱其為「極致」,因為高石對於縮尺比例的限制和塗裝或改造的極限,都秉持「絕不妥協」的態度,一心一意朝著自己想要達成的效果邁進。──當然,高石誠對於這種態度的最大副作用也在書末坦承不諱,「以前的舊作每做一件需要花500小時的工時,如今每一輛都需要超過1000小時的工時。」(p.94) 

 
  總之,堪謂「不買可惜」的教學書籍,居家旅行必備良方。


(註) 其實MIG Jimenez本人最早在Missing Links的教學文章中,以及在FAQ of the AFV Painting Techniques一書,對於filter的定義都是「用極度稀釋的顏料將模型局部染色」,至於將油畫顏料點塗之後刷開的技法則稱之為blending或fading。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