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Gigant auf der Strasse
關於部落格
引經據典、惡趣味跟說風涼話
  • 865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食記:壽喜燒一丁

  這一篇是聖華倫泰節特別企劃。 (掩臉)
 
  鑑於今年的西洋情人節並非週末,為了方便起見,早就決定要趁著前一個週六提前慶祝,吃個大餐外加去逛逛國際書展。逛書展簡單,到小七買張票就搞定(至於擠進動漫館之後親身體驗「除了人人人人人人人之外啥都逛不到」的殘酷現實,則是後話不表);但是大餐該吃什麼咧?討論良久之後,決定到七張捷運站的壽喜燒一丁來,嘗試一下壽喜燒和美國牛肉的滋味。
 
  壽喜燒一丁提供兩種湯頭,女友先前吃過的經驗是覺得養生紅麴湯頭不甚對味,於是我們都點了傳統湯頭。說到傳統湯頭,猶記國小時家母也曾雅興大發自己煮壽喜燒,湯頭是醬油加糖,再加入大量炒過的青蔥;而一丁的湯頭則是醬汁加洋蔥絲一起燒煮。
 
 
 
  開局第一道:小菜以及加了和風醬的沙拉。算是安定軍心的東西,畢竟等等要大啖牛肉豬肉,先來點青菜墊肚子會比較有助消化和營養均衡....
 
 

  由服務生推著餐車送來的主食。一旁的雞蛋是打成蛋汁後,沾裹在煮熟的肉上面入口的。
 
 

  同樣用餐車送來的青菜。其實我個人比較喜歡自己走去食材冷藏櫃取菜的模式,這種推著餐車問你要拿什麼菜的作法感覺上還是有點不夠自由,也讓人有種跑錯棚吃到廣式飲茶的錯覺。
 
  不過撇開這些,吃飯當然是以「吃」為重點,而一丁所提供的食材處理得都相當不錯,特別是重中之重的肉片,片得都夠薄,下鍋涮幾下就可以準備起鍋了,只要別貪多,一次只放一兩片肉下去,稍微掌握一下時間,味道和口感就相當有看頭。

  大片生肉在修羅場中翻攪的場面,淬礪人心哪。
 
 
  接著餐車送上了另外兩道附餐,其一是鮮麵──

  說是「麵」,其實是一種魚漿製品,讓消費者自己擠成條狀直接下鍋。口感普普,欠缺咬勁,又帶點魚腥味,可以說是好玩性質大於食用價值的一道食材。

 
  其二則是「光餅」。有趣的是,不曉得是不是一丁的光餅作響了名號,七張捷運站門口的人行道上就有賣光餅的攤子:

  生平第一次吃光餅是在張哲郎老師的明史課,他下學期講到倭寇和戚繼光時就掏腰包請全班吃一包南門市場的光餅作為輔助教材。一丁的光餅跟記憶中南門市場的光餅小有不同,前者中間的洞只剩下象徵意義,愛穿不穿的,而且表面還沾了芝麻。

  照服務生的教導,夾上肉片洋蔥丁一起吃,頗有再次跑錯棚吃到北方燒餅夾肉的錯覺。至於味道什麼的,嗯,除了油比較少,口感沒那麼滑潤之外,跟市面上的貝果並沒有太大的差別....
 
  歷史沒有爛到底的人至此應已眉頭一皺發現內情並不單純。這喂,光餅之所以稱為光餅、之所以中間要戳個洞、之所以會被明史教授拿來當教材,就是因為相傳戚家軍的軍糧長這個樣子──中間穿孔以便用繩子串起來掛在身上攜帶的乾麵餅。而根據李君山《上海南京保衛戰》一書,1937年淞滬會戰期間國軍也曾動過同樣的主意,生產同樣的麵餅作為軍糧,順便緬懷前賢、激勵士氣,不過為了脫水久存,烤得太乾太硬,口碑似乎不太好。
 
  總之,我們看到的是一間日本料理店拿當年日本傭兵最強對手的軍用乾糧來當主打食材之一。當初設計這種吃法的人若非太迷戀fusion風,就是具有最上乘的幽默感。
 
  餐後甜點有二,一是麻藷抹茶冰淇淋──歹勢,我完全忘了要拍照──另一則是切片檸檬灑砂糖:

  據說是壽喜燒餐廳習見的「涮嘴」點心。酸甜苦交錯再加上砂糖喀喀作響,十分特別,也為這頓大餐圓滿地收尾完成。
 
  一丁的消費額是晚餐及假日每人398加一成服務費。以食材的品質和鮮麵、貝果光餅的娛樂價值來說,算是值回票價(當然如果能在工作日中午來吃就更划算囉)。
 
  餐後加映:

  是的,吃完一丁之後我們跳上機車衝到世貿中心看書展去也,很幸運地在逛完政府出版品專區(順便噴完這次唯一的一筆購書開支)之後,碰到黑貓中隊的老教官們在與讀者們分享自己的一生經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