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Gigant auf der Strasse
關於部落格
引經據典、惡趣味跟說風涼話
  • 865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街怪的好書選介:35分之1模型迷宮物語

  大日本繪畫MG誌與AM誌的讀者應該不會對森永洋的插畫感到陌生,那種樸拙的筆觸用色和看似無釐頭的編排,卻能充份表現出軍事模型(註1)的趣味和掌故。而當這本書推出中文版的消息傳出之後,小弟我不但馬上決定要買,而且也馬上決定要將該書納入「街怪書選」的名單內──街怪書選原本的發想是來自《改變世界的16本書》,森永洋的畫作倒沒有讓我改變什麼,但是咧,
 
 
 他畫的根本就是一整代人包括我在內的人生阿!
 
 
 
  這種激動從拿到書第一眼看到封面時就開始了──森永斷言,「MM是從漢諾馬(TAMIYA Sd.Kfz 251/1)開始接觸的」,


  就這盒囉,奇特的造型加上動感的人物,不曉得讓多少人一時興起就破財了。

真是無巧不巧,小弟我高中進模型社後第一盒開工並完成的也是同一盒,同時還身兼我生平第一次噴漆的試槍作品....


  而且我的車尾艙門柱狀十字貼紙還割歪了 @.@

  本書的主軸是藉由森永的畫筆,來描繪他自己與吉祥寺怪人等「與MM系列共同成長」的人的記憶和隨想,所以內容紛雜、想到什麼畫什麼,也是理所當然的是也。而這些隨想雜想雖然源自於日本同好們的往日記憶,但卻又與一海之隔的很多臺灣同好 (包括我自己以及我認識的不少模友)有驚人的雷同之處:

●大家都曾經用過(或至少想過)指甲剪來取下零件

●作模型或情景需要1/35的樹木或木材時,就到公園或行道樹下找樹根或細枝,最後養成走路時低頭的習慣

●「戰爭這麼殘酷,你們這些玩戰車的是在想什麼?」
(話說我還真的在吉欣聽一位女顧客說過,「我覺得我玩鋼彈這個題材比較和平」....然後我忍不住拿一年戰爭死難人數吐回去了Orz)

●筆塗的修羅場──不知道模型用顏料之前就用廣告顏料或水彩來塗,知道有專用漆之後不曉得拿什麼來洗筆所以筆刷塗一次就報廢,塗人臉時要嘛太稀而集中在凹陷處,要嘛為了避免過稀而用過濃的漆以至把整張臉弄糊了,等等等等等等等

●「這貼紙到底要怎麼撕下來?!」

 話說我生平第一次用水貼紙是忘了哪家廠的1/72 F-16,那時運氣好,家父懂英文,家父的尊翁懂日文,所以還能從說明書中得知這貼紙原來是要泡水才能用的。接著發生的就是我把整張貼紙泡進水盆,泡到水貼全部浮起,全家一起玩撈金魚。

 哦關於水貼紙這檔事,近幾年也衍生出不少進化版本,好比說「水貼紙和轉印紙和撕撕貼要怎麼分辨?」之類的,或者一眾熱心人士看到有人提問「貼紙軟化劑要怎麼用?」,就忙不迭回應解釋,來回好幾篇之後才知道原提問者手頭上的貼紙根本是笨呆牌撕撕樂。

●早年戰車模型往往只有質感欠奉的軟膠履帶,因此在30年前,曾經有人去跟田宮猛力申購四號戰車D型的某片版件,因為該版件上有好幾塊本來是要用來作備用履帶的單片履帶塊!

●發薪日的模型店裡會看到很多剛下班的橄欖球選手──雖然實際上只是上班族飼料雞,但是一拿到餉就衝進模型店,逛了幾圈之後,左手或右手脥下挾著的模型就越來越多、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想當年我在補習班打工也幹過類似的勾當,生平第一次領到破萬的月薪,現金到手之後24小時之內就有差不多四成進了魔力屋的收銀機。咖鎗!(收銀機抽屜推回聲)





●日本的模型老店都有展示櫥窗和玻璃門,裡頭有個頑固老頭在顧店,收音機裡播著高校棒球聯賽直播。

 ....看到上面這段有聯想到吉欣的請舉手; @A@
 有聯想到魔力屋的請舉手 (唐老大距離頑固老頭還有不小的距離,也沒在播棒球比賽,但是曾經在那麼一個夏天,全部的顧客都要陪他一起大唱伍佰版的〈被動〉和〈痛哭的人〉)
 有聯想到萬品館的請舉手 (ㄟ,這要聯想到萬品館的難度應該很高)
 有聯想到高雄龍門或台中象旺的請舉手 (這難度好像又更高了,說到龍門我只會想到門口那一整櫃盒面嚴重褪色的威靈頓人型和改套)

 哦對了,根據《客廳裡的欲望列車》這本德國鐵道模型迷回憶錄,德國模型店好像也差不多這個樣子:
 百貨公司的玩具部門裡你只會碰到認貨號不認模型的無聊櫃檯小姐,
 模型店裡你卻會遇上刻意弄得一團亂的模型、
 把店面視為自己據地為王的小山頭的老闆,
 最抓狂的還是老闆旁邊永遠不曉得是在幹什麼的食客弄臣小嘍囉,
 老闆電顧客時弄臣們鼓掌叫好,老闆不在時弄臣自己出來電顧客。

這真是跨越國界、種族、階級以及生死的存在。

●「這什麼東西!」←當年人們第一次打開GUNZE 的Hi Tech Model盒子時的反應。

 別說那個年代的先進了,在下我前幾年有幸獲贈一盒GUNZE的高科技豹G戰車,開盒瞬間的反應也差不多如是。

●田宮舊版的獵虎車體因為直接延用虎王的,所以長度不夠,高手們往往從中鋸開再延長。

 咳咳,送我高科技豹G的那位先進(ㄌㄧㄝˋ)據說也幹過類似的差事,而據陳錦隆主編的爆料,他將獵虎鋸開之後,「歷經數年尚未完成」。這個爆料的時間點是威龍的第一款1/35獵虎即將上市之際,現在又過了十幾年,我是不是該去問一下當年被鋸斷的那輛獵虎而今安好否?(這應該要先作好被巴頭的心理準備)


  不過,最驚人的雷同,莫過於玩家們心目中最具代表性的田宮MM系列產品:還能是哪盒?當然是 八 八 炮!!



  

  該怎麼形容才能充分表現出田宮八八炮在我輩小鬼心目中的地位呢?總之就是那種,你在百貨公司或模型店裡會看著流口水,同時心中一直浮現著「好大盒」、「好帥」、「好威」、「好貴...」等等字眼的模型(註2),被長輩拉走的時候還會發下毒誓「這輩子一定要弄一盒來」這樣。我的第一盒八八炮應該是在國小中年級跟爸媽還是哪位長輩坳到的,看倌可以試著想像一下那種感動,是從進模型店、指名要這盒、付完錢包裝好帶回家、到家打開盒子、看到說明書(真的是書,照一般小冊子的方式裝訂)、開始動工、開始塗人型、貼上貼紙,一條鞭地亢奮到完工。書中森永洋和土居雅博阿背也是比手畫腳地重現這種對八八炮的景仰,「八八炮的盒子好大!有這麼大!不對還要更大更大!」

  如果一群不良中年大聲嚷嚷著自己在當小屁孩時的印象還不夠看,那麼其中一位不良中年的禮讚可就很實際了:在AM誌為MM系列三十週年所推出的紀念號裡,一開鑼就是伊藤康治的田宮八八炮情景─




  至於小弟我嘛,身為曾經誓言「以後一定要弄一盒八八炮來」的小屁孩一員,在將近20年以後也算是自力實踐了小屁孩時期的夢想......不過呢,是跟認識的人收購來的打折二手貨。如今進了模型店也不會再去瞪著八八炮流口水了,瞄到盒上的標價也不再有「貴到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入手」的感覺,至多是噌一聲「幹又漲啦?」

  說起來所謂的長大好像就是這麼一回事。
 
  當然作者和編輯群們自己嚷嚷似乎也不算數,因此書中還有一大段是找了不少業界人士來談自己心目中的田宮MM系列前三名。受訪的業界人士個個名頭不小,從威龍的梁老闆到押井守,要嘛是真‧業界大老,要嘛都是在日本軍事/模型/ACG刊物作品中常見的大頭。這其中倒只有兩位,押井守和土居阿伯自己,有提到八八炮,不過也都理所當然將八八炮放在第一位;至於另一位受訪者,曾經在MG誌封面與一堆戰車模型合影,宣稱「戰車模型就是我的生命」的永野護,他選出的前三名倒還正常,但是又多嘴增列了四、五兩名:(他夢想中的)田宮MM系列Bf-109G6和U-Boot VII C型......
 
  喂喂,田宮MM系列根本還沒出過這兩樣東西阿!


  撇開這些不良青年壯年中年的雜碎憶往和垃圾話,書裡提供的資訊量還挺大的,舉凡業界八卦、廠商參訪、產品內幕等等,即使看倌對於前述各種陳年鳥事欠缺共鳴,衝著這些資料倒也可以將本書當成一部日本軍事模型產業發展的側寫或野史;我個人印象比較深刻的,包括了他們去專訪萬年社的專章 (因為小弟的工具櫃裡還保存著一小疊萬年塗料皿!),以及Gunze (現GSI)硝基漆 (Lacquer,又稱洋乾漆、拉卡漆)的商品名稱為何會從原本的REVELL Color改變成現在的Mr. Color;當然啦,講到日本軍事模型發展史,MG誌這群玩戰車的似乎認定1980年代確實是日本軍事模型的冰河年代,冰河期的成因當然很多,其中最驚心動魄的原因之一是,殖民地砸下來了




  雖然森永洋和吉祥寺樂觀地認為在1990年代之後日本的軍事模型環境有所復興,不過在臺灣嘛,有件事我一直銘記在心:1996年,一中模型社新指導老師上任一段時間之後,對小弟所在那一屆的評價是:「你們在學生社團裡面很異類,」

  「因為你們這一屆不怎麼玩鋼彈!」



(註1)此處的「軍事模型」是直接運用外文中military models的概念,基本上不包括海上跑的和天上飛的。

(註2)很貴是有多貴呢,我記得我國小時在某百貨公司貨架上看到的標價是,新台幣八百元。看倌你要知道那是20多年前的新台幣八百元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