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Gigant auf der Strasse
關於部落格
引經據典、惡趣味跟說風涼話
  • 8736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觀後:來自硫黃島的信‧一樣,有捏

  片子開場是2005年的硫磺島,一群日本工人在挖掘戰歿者(?)時找到了一個深埋的包裹,有作過功課的觀眾應該都猜得出裡頭裝的是什麼東西:硫磺島攻防戰前夕日本守軍留下的信件(本片官網所述的出土時間卻是2006年)。這也是片名的由來(雖然有些在片中被引用的信件是來自栗林戰前在美加等國任職時的家書,不過那無關宏旨)。
  這些信件在片中的作用跟歌舞片〈鋪軌〉中的老照片不太一樣,後者用來象徵歷史紀錄與傳承,前者的意義沒那麼深刻,但是對於後人在鋪陳硫磺島上日軍的思想作為以及臨戰的氛圍上,卻是功莫大焉(畢竟硫磺島守軍近乎全員玉碎,生還者極少)。整部片的主軸在於二宮和也飾演的小兵西鄉以及渡邊謙飾演的栗林忠道中將這兩條彼此有互動的主線上,加瀨亮飾的小兵清水、伊原剛志飾演的西竹一中佐及中村獅童飾演的伊藤中尉所代表的一干典型日本軍官則是副線(戲份依序遞減,重要性嘛....看你的觀賞重點在哪邊)。
  我對太平洋戰史不太熟,後來看了兵戰vol.31的照片才發覺找渡邊謙來演栗林真是天造地設,一整個讓人有看到鬼之感。片中所描述的栗林完全脫離了日本陸軍將官的刻板印象:他不准軍官體罰、他禁止萬歲斬進,一整而言之,他有大腦而且知道要使用大腦。栗林的硫黃島防衛計畫很簡單:跟登陸的米兵玩烏龜比命長,守軍固然是註定要玉碎,但是在碎之前要拉幾倍以上的米國兵陪斬,並盡力拖延米軍使用島上機場設施的時間(這很難,島上有座跑道就在兩山之間、距灘頭不遠的沙灘上,而美軍工兵之後也冒著被狙擊的危險加緊趕工力求讓機場早日運作)。整個硫黃島就在栗林的計畫下變成了要塞島,事實證明島上日軍撐了五個星期(美軍原本估計只要五天就能打下此島!),雖然機場在此之前早已被美軍佔領並勉強開放,不過已不失為一大成就。──但是在全片前半,栗林卻得忙著跟自己的部屬吵架,因為這個後來證明有效的防衛體系,被他的部下們視為紙上談兵。片中呈現的栗林到頭來也確實是無所施展。他困在地道裡,對外通信斷絕,傳令兵率多一去不返,屬下只能在各自的工事裡各自硬撐。劇情推到這邊也只好加意強調他的回憶和內心戲了。
  另一個主軸,小兵西鄉,也不是歷來印象中的那種日本兵。他滿腦子只想回家看看尚未出生不及謀面的小孩。當折缽山的戰事告一段落,自己的戰友一個個拿手榴彈自爆完了之後,他老大說得了清水,兩人就奉栗林的命令向島北撤退(不要問我為什麼栗林的命令只有他會遵守,這樣問就顯得你跟戰前的日本軍人不熟了)。片中的"日方觀點硫磺島之戰"一大部分都是經由西鄉和清水的轉進遊記所構成的,一路上兇險可比唐僧取經,沒事要被自己人幹掉(不要問我為什麼栗林明明下令前線兵馬撤回卻還有人要砍撤回的士兵,這樣問就顯得你跟戰前的日本軍人不熟了),不然就是被趕著要上陣朝米軍發動萬歲斬進。屬於很典型的那種"被時代和命運推著跑但還是會想逆一下天"的那種小人物吧。
  兵戰的風涼話講得真好,這部所謂"日本觀點"的片之所以拍得成,跟片中登場的幾位與美國頗有淵源的歷史人物只怕脫不了關係。片中以一個酒會的橋段點出栗林在戰前曾在美加等國擔任駐外武官的經歷。另一位有美國經驗的則是參加過洛杉磯奧運的西竹一。這兩位仁兄因而在片中表現出一種不太符合日本流的歐式騎士精神:以西中佐而言,在一個俘獲美國傷兵的橋段中,他對部下如是說:"你說米國兵不會幫日本人治療?小子,你看過幾個米國人啊。幫他(中槍被俘的美軍士兵)治傷吧!"栗林在酒會中對於"美日雙方如果開戰當如何自處"的應答則堪稱標準的(但好像還是有點近代歐美式的)軍人風範:"我只能忠於國家。......國家的信念和我的信念?這兩者有什麼不同嗎?"
  坐他對面的美軍軍官隨即敬酒曰:"您果然是個真正的軍人!"
  看完那段對話我不由得肅然起敬。不過看完出來再一想,嗯,栗林這樣是真正的軍人是吧,那他的同袍們呢?
 (本頁中連結的照片均取自日文"硫黃島戰史:www.iwo-jima.org/sensi/index.htm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