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Gigant auf der Strasse
關於部落格
引經據典、惡趣味跟說風涼話
  • 8736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讀後:《1300-2050之軍事革命變遷》

  我這人有個非常嚴重的弱點:如果把圖書館裡的書區分為"正書(用於考試、報告、論文、進修、惡補、自我充實、裝書卷氣以便把妹,等等的那種)"和"閒書(用於一切無時效性、不屬上開用途、且書中內容對自己目前的生活毫無助益者)"兩大類的話,那麼通常我跑一趟圖書館借書,完成出納手續時往往正書借到了,卻也同時多借了至少是正書數量五成(甚至多於正書)的閒書。更囧的是,閒書還往往看得比正書快,快到不但能在還書期限前還掉,而且還能寫個書介什麼的,在此同時,一起借來的正書則通常只看完目錄和前言。
  
  總之,下官很感謝各位看倌不吝各位寶貴的時間來看下官的blog文,畢竟這些文字可以說是下官以極度扭曲的時間分配與人生規劃所換來的。

  好,進正題。這次看完的又是一本「軍官團教育參考叢書」,去國關中心圖書館時順道借來的閒書之一,內容是找了八個史學從業人士,各就軍事史上一段重要的發展時期撰文一篇,構成本書的二到九章,然後加上第一章的導論(〈對戰爭革命的思索〉)和第十章的結論與展望(〈吾人身後的未來〉)。至於全書的觀念主軸,其實一句話就可以打死:先進的軍事技術"絕非"造成軍事革命的最重要動力。當然,從這句話還可衍生出其他一些東西,不過這且留著後頭再講。
  
  第一章處理的是「軍事革命」與「軍事事務革命」的區別。簡單說,前者是由於軍事或戰爭方式的變革而產生的劇烈社會變遷,或者反過來,因為劇烈的社會變動而產生了新的戰爭型態,當然兩者往往又互為因果,最明顯的例子就是18-19世紀的法國大革命及稍後的工業革命,逐步形成了現代戰爭的面貌。至於軍事事務革命,所謂的RMA,大抵指的是軍事領域內的變革,造成技術、組織或運作思維上的進步,範圍比較狹窄。當然軍事革命與軍事事務革命兩者也能互為因果互相推動,關鍵在於:程度的多寡、連帶地,彼此影響的份量。
  
  之後的八章分別介紹英王愛德華三世、法王路易十四、法國大革命、美國內戰、19世紀中普魯士的軍事革新、一次大戰前的海軍革命、一次世界大戰,以及1940年的西線戰役。這八章基本上都是循著同樣的思考模式在走:
1.淡化上述史事中的「革命」成份。在本書中,革命與演進這兩個詞彙似乎跟過去古生物學中的「災變」與「漸變」一樣,有一種對立性質,前者變化程度巨大並造成前後斷裂,後者則是循序漸進有跡可循。八位作者都強調,某個時期中的「軍事革命看似突然,但其實都有先例可供參考,好比說美國內戰中Sherman率部南下對南方進行無差別破壞,過去常有人強調這是日後總體戰爭的先聲,然而考量之前已經發生過的白人對美洲原住民的驅趕,則薛曼大人的手段好像也沒什麼原創性可言。
2.弱化「技術革新」,特別是武器革新,在歷次重大軍事變革中產生的效果。好比說,第二章論愛德華三世的軍事成就時便強調,人人都知中古到現代初期的英格蘭軍善以長弓手作戰,也有若干史家把愛德華三世的成功歸於長弓手,但是他的前任,愛德華二世,就在使用長弓手應敵,可照打敗仗不誤;路易十四的麾下有Vauban之流的軍事科技奇才,但他發明的刺刀座雖然最終還是取代了長矛兵(pikeman)在軍事上的必要性(話是這麼說啦,不過在Osprey的書裡就有照片為證,即使到了1930年代,中共紅軍在和紅槍會之類團隊械鬥時,長矛兵的比重看來可不小....),卻還要經過很長一段時間才能轉變過去長矛-火槍混編時代的步兵陣法與操練模式。
  
  至於1940閃擊戰的成功與戰車-斯圖卡雙搭檔之間的關係,本書的論點就是滕昕雲大人一貫強調的看法:這不過是普德軍事思想加上適用的工具所造成的結果是也......也就是說,科技的變革固然能影響戰爭的手段,然而要想構成所謂的軍事事務革命,甚且進一步構成軍事革命這樣的影響整個時空環境的大變動,往往就嫌力有未逮了。
  
  於是,看看結論,再看看第v頁的獻詞:"本書謹獻給所有堅信「充分運用武力與同時善用智力並不相牴觸」的美國與盟國三軍將士",你就曉得這小小一本書花了八章去講八個歷史故事是為的什麼:一言蔽之,「不要一味迷信高科技武力」。
  
  這書的英文版是2001年出版的。在那之後,美軍用高科技武力打翻了阿富汗跟伊拉克,然而打翻之後有沒有讓王子公主從此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啊,問這就傷感了,kerokerokerokero~~~~當然,倫斯斐大人去年終於滾了個蛋,留下了讓東亞的三間模型廠搶著推出1/35模型的 Stryker輪甲車大概是他老大少數比較正面的貢獻(這鳥車的性能就不管了,反正下官一貫的看法:武器的存在是為了讓模型廠商出模型,其餘各種用處都是冗談),不過總的來說,迷信高科技武力的問題也不是倫斯斐大人獨有,邁拉瑪拉大人也是個了不起的代表....本書的作者們雖然有點為求矯枉不惜過正,可從這個角度思之,還真是語重心長哪。
  
  扣掉主旨太過強烈以至有以論帶史之嫌以外,本書另一個問題大概是:喂,要講「軍事革命」的話,把瑞典名將古斯塔夫阿道夫大人忽略掉,是何居心?沒得雞蛋裡挑骨頭嗎?無法弱化他麾下的補給縱列與炮兵所產生的功效嗎?少了對古斯塔夫阿道夫時期的專門分析,實在很難不讓人強烈質疑本書以論帶史的手段太過粗糙,畢竟,如此代表性的史事被跳掉實在說不過去(軍事革命這個概念的產生本來就跟古斯塔夫阿道夫的軍事表現很有關係囉)。
  
  而翻譯的品質嘛....咳咳,什麼是「澳洲王位繼承戰爭」?(p.66,從上下文推斷,絕對不是在講澳大利亞南島原住民的械鬥....)一次大戰前德國人就造出了可以「帶著充電電瓶潛入15海浬深」的潛艇?(p.205。我本來以為這不過是超科學無敵壓力艙,但是考量到馬里亞納海溝的深度也不過一萬公尺出頭,哦我明白了,能潛入15海浬深的東西已經不是什麼超強壓力艙潛艇,根本是地底戰車....)什麼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拉法葉級巡防艦隊(Lafayette Escadrille)」的飛行員?(p.300。好吧,這書中文版上市時電影Fly Boy不曉得開拍了沒,而史編室的網路就跟國軍其他營區的網路一樣是內部封閉,譯者可能一時搶不到少數對外連線的民網所以拜不了估狗,此處尚可原諒....)
  
最後,本書中有幾則值得一抄的妙語,分享如下:
(p.84,論歐美國家對於戰爭中損傷人命的態度)....工業化時代戰爭的慘痛教訓使人類變得更為明智。就如後來的巴頓將軍精闢地指出:「你的職責不是為你的國家犧牲,而是讓敵營可憐的蠢士兵為他的國家犧牲。」如今冷戰已經結束,西方社會有時甚至連巴頓所說的下半句話都不能接受。....
  
(pp.157-158,論19世紀戰爭中後勤的困難)....在廿一世紀初期,許多戰場上的軍官幾乎將後勤補給視為一種宗教性的經驗:他們對著無線電說出禱告詞,然後上天就賜予他們補給物資!然而,在十九世紀中期,若要在戰場上獲得彈藥箱的補給,其困難度高到幾乎等於不可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